您好,欢迎访问东莞市大朗医院

【致敬医师节】六十载栉风沐雨 一甲子砥砺前行

2021-08-30 来源:东莞市大朗医院


今年的8月19日是第四个中国医师节,主题是“百年华诞同筑梦,医者担当践初心”。当天梁桥安副院长带队慰问了在岗六十老同志叶通明,向他致以最诚挚的节日问候。

图片1_副本.png 

梁桥安副院长慰问在岗六十年老同志叶通明,感谢叶老同志对大朗医院发展做出的重要贡献,从芳华正茂到双鬓斑白,把青春和智慧奉献给了大朗医疗事业。


图片2_副本.png  

医务股叶浩波主任慰问叶通明同志的家属,他亲切关心了老人家身体健康和日常生活。


今年正值叶通明同志从医六十周年,在医师节这个意义非凡的日子里,又见到熟悉的同事们,叶通明同志内心感慨颇深,写下了自己医路六十年的诸多感悟。

 

风雨兼程六十载 身体力行黄岐术

六十年在历史的长河中,只是匆匆的一瞬,对我来讲却是人生的一大半。今年是我在大朗医院工作的第六十年,在这六十周之际,医院领导代表来慰问我,我感到很光荣,很快乐,我愧无惊天动地的事迹,只有尽一个医生为人民解决疾苦的历程。回顾六十年历程,心情澎湃,其间有喜有优、有苦有乐。

我为什么会选择学习中医,成为一名医生呢?这其实是一个机缘巧合的故事——1958年的一个下午,那时我初中一年级,因为突发剧烈腹痛,我妈找当时的名老中医叶镇南给我看病,叶医生一番望闻问切,诊断为寄生虫腹痛(按照当时症状应该是胆道蛔虫),处方九味中药,我服药后,吐去一条蛔虫,疼痛便慢慢消失了。这件事让我觉得很神奇,小小的心灵对中医产生了极大的憧憬。

初中毕业后,恰逢大朗卫生院(大朗医院前身)招收学徒,我第一个报名,如愿以偿成为一名中医学徒。那是1962年,遭逢三年自然灾害,国家经济十分困难,卫生院的条件也很艰苦。尽管每月领取的助学金仅够一日两餐的伙食费,我不改初衷,仍然坚持学习中医。我如一个苦行僧一般,在繁忙的义务劳动和预防卫生工作间隙,硬是挤出时间学习。晨曦来临,便起床拿起中医经典朗诵,夜晚返回,也背诵药书到深夜十一二点。这样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,把中医经典著作诸如《黄帝内经》《伤寒金匮》《温热经纬》《温病条辨》……都背得滚瓜烂熟,为今后临床辩证论治,融会贯通打下基础。

距今二十年前的冬天,同事谢继明在西岳华山之巅问我,一生之中,有多少病人在我手上起死回生。我思考许久,回答他:起死回生没有多少人,但是解除病人疾苦的应该有十万八万吧。

和谢继明同志的这段对话,可以说是我六十载从医道路的写照。多年来我身体力行,一直致力于黄岐仁术,本着救死扶伤的“大医精神”,勤勤恳恳,任劳任怨,千方百计为病人解除痛苦。我家庭是农业户,诊疗之余,要经常帮助家里参加农业劳动。1984年国庆后,下午下班已经六点多,我还要到田里给禾苗放水,直到晚上11点,本村一名村民到田里找我回去医院做阑尾炎手术。我听后二话没说,放下手头工作,晚饭也没吃就返回医院,阑尾手术完毕,已经凌晨两点钟了。1994年圣堂一毛厂有个19岁的广西青年,经我诊治,X光片确诊为“肺癌”,我劝他回家治疗。知道他没有钱,我连忙拿出50元给他坐车回家。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是三百元。

回顾六十年来自己走过的路,我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农家子弟,成长为一名为人民服务的中医生,衷心地感谢党和人民对我的培养,感谢大朗医院对我的关怀。为了总结自己的临床经验,我先后写了20多篇论文,希望这些经验对年轻一辈有所帮助。

 

 人物介绍:

叶通明,1944年7月出生,东莞大朗人,中共党员,副主任中医师,1967年从事中医工作,师从大朗名医陈叙彝。2004年10月退休后受医院返聘继续从事诊疗工作。撰写发表《加味牵正散加针刺治疗面瘫56例临床观察》等中医学论文20多篇,其中四篇分别在国家和省级医学期刊发表。

 


Document